羽吹鬼岚(lgbt)

一个喜怒无常疯疯癫癫的不知名生物
杂食,冷圈
xzf死远点。
摸鱼使我快乐√
只有我不想写的cp,没有我写不出来的cp
长篇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摘月共饮,赠尔清风

【空all/中秋6h】天上月,天上人

应该算天宫pa?


玉兔 · 迪卢克


这一任的玉兔……是很有个性的一位。


不同于以往玉兔标准的白发红眼,他不光有着宝石般的红瞳,在脑后随意扎起的蓬松的发丝也是如晨曦般的赤红,整个人好像一片迷路的太阳。


不过耳朵上的兔子耳朵还是白的。


雪白雪白,空每次见到都忍不住揉一把。


然后就能看见他簌地抿起嘴唇,红瞳微眯,整个人向后崩直。


“别闹……今日中秋,这是你的月饼。与别人的有所不同?绝对没有,你想多了。”


诶——空看着他把头转向一边,勾起嘴角笑了。




嫦娥 · 凯亚


不知道天宫是怎么想的,总之,这一任嫦娥似乎是个外国人。


……还是个相当油嘴滑舌的外国人。


空去的时候,正看见有人面红耳赤地跑出月宫,不知道是羞还是气的。凯亚在他背后靠着月宫门口的柱子,肆意大笑。


“这次又是什么事?”空踏上台阶,略有些无奈地问道。


“还能有什么,无非是听闻嫦娥漂亮就想来勾搭的无聊家伙呗。”


“我看他跑出去的时候可是面红耳赤啊?”


“嗯哼——”他耸了耸肩,笑着向空张开手臂,“你……


“要不要来体验一下他刚刚的感受?”




龙 · 钟离


龙通常住在九天之上,千年不遇——通常。


空展开信,淡淡的桂花与清心味钻进他的鼻子,他认真看了一遍,挑出了关键词:钟离约他中秋赏月。


“钟离先生——”中秋当日,他按着信上的地址,从天上下到人间,踩了机关来到庆云顶。


“小友。”棕色长发的男人已经端坐在亭中,笑着朝他举杯。


“桂花酿?”


“正是。”


他抬头饮酒,勾着赤红眼线的金色眼睛闭上,喉结微动,唇上立刻附了层水光。


空了解他总爱来人间过节,但每次看他在人间,都会升起些别样的欲望。


“钟离先生,”他轻轻唤到,“我们共饮一杯。”



药师 · 白术

白术虽为药师,但身体却一直不太好。


“不,就算如此,也不用给我草药馅的月饼。”空不动声色地向后昂了昂头,挑眉。


“真的不尝尝?七七都觉得好吃哦?”他不依不饶地伸手,直接将月饼抵在了空唇上。


……你认真的吗?空以眼神示意。


真的。白术毫不畏惧地看了回来。


“真是的……”空最终败下阵来,就着他的手尝了一口……味道意外地还不错。


“如何?我就说七七都觉得好吃吧~”他看着空的表情噗嗤笑出来,沿着空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。


“嗯~味道是不错。”


Q:自己的美食小众品味?(我先来!苦瓜和柠檬yyds!)

没气的橘子汽水!什么牌子都行!

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,那种有一点点气的橘汁口味真的超绝!

教授!教授你好好看啊教授😭。救命你真的太绝了,我真的好喜欢满身书卷气的男生!教授,教授您不要客气,您直接把我这儿当自己家(?)我愿意在晚上在床上跟你一起探讨学 术问题的,真的!(?)

【原神空all/七夕12H/2H】小礼物

凯亚     蒙眼眼罩

凯亚虽然平日里总蒙着一只眼睛,但这和视力完全被剥夺根本就是两件事。



迪卢克    葡萄汁

迪卢克听说过这个节日——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天使的馈赠的生意都不错——情人们会在这天相聚,度过美好的一天。


钟离      石珀

“这是……质地上好的石珀?”钟离将袋中的石珀举至眼前,细细观察。



全文走爱发电(鞠躬)

【空all】蒙德烤肉

补档,今天刚刚发现被吞了……

全文走爱发电同名ID



凯亚


或许是因为神之眼的缘故,凯亚的体温比常人要低一些。


迪卢克


长年包裹在黑色外衣下的皮肤异常白皙,也方便了你在上面留下印子。 


温迪 

“啊哈哈,那什么,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,就先唔!” 

过剧情的时候磕到了陆沉X周严(或者周严X陆沉也可!)

我原来以为你俩只是非典型主仆+非典型总裁和秘书,结果现在看来你们还是幼驯染?!

谢谢,磕到了🙏

问问有谁知道红龙之战的全剧情在哪儿吗?我死活找不到QAQ

……哈哈。

原来在您眼里,那段经历竟如此糟糕。

最后一次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如此剧烈的情感,再也不会了,再也。

……

……当初您两次来找我,我都答应了。

而现在,您于我而言,大概只能算黑洞了吧。

——看见的时候,满腔情感都是空的。

唔,记一下人生目标。

1、把我oc的小说写出来

2、做一个乙游

3、做一个塔防游戏

4、开一家店,多大,卖什么,都无所谓,重要的是那是我,或我们的店。


寒假目标是整理一份二次元人物生日表,希望每个人都能有能一起过生日的人。


加油。

【原神/空all】半兽体

*含凯/迪/贝/公/钟/魈

*私设:提瓦特大陆上拥有神之眼的人身体会在一定程度上兽化,拥有动物器官。

*ooc有,不介意的话往下。都是糖,没有刀。




凯亚


虽然尖尖的真的很像猫猫,但本人坚称那是狐狸耳朵。只有在战斗或者喝酒的时候才偶尔会冒出来,通常来说是最紧张或者最放松的时候。

比如现在。

深夜酒馆里的客人大多醉的不行,骑兵队长本人也饮下了几杯“午后之死”。获得情报的愉悦同酒精升腾,令他不由得放出耳朵抖了抖。

空推门而入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。

“……凯亚?你喝醉了吗?”

“怎么可能?只是获得了一些……有趣的情报罢了。”男人眯着眼微笑,遥遥朝他举杯。

金发的旅行者看着对方随着话语一抖一抖的耳朵,手欠的薅了上去。

“嘶,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他向后缩了缩,耳朵警惕的立了起来。

“好好好,我轻些就是了。”

空看着被顺毛顺舒服了趴在桌子上的凯亚,默默在心里吐槽:这绝对是猫吧。




迪卢克


空曾说过想看他的半兽人态,被迪卢克以“不方便”为由拒绝了。

“你不是说过想看么,过来。”

“啊……好。”

他们现在正身处风龙废墟野营,主要目的是清理驻扎在此的丘丘人。

空看着对方脱下外套,解开衬衫,白皙的后背彻底暴露在眼前,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:所以之前说不方便……原来就是不方便的意思吗……

赤红的火元素在他背部凝聚,“唰”的一声,两片边缘金红的棕褐色羽翼从他背部延展开,几乎撑满了整个帐篷。

“之前在酒馆的时候,如果直接展开翅膀会烧坏衣服。”空听见迪卢克解释道,原本舒展开的羽翼也收回背后。

“唔。”空伸手抱上眼前的翅膀,刻意忽略了对方僵住的身体,低头将脸埋进了羽毛里,“迪卢克老爷……不介意我‘观摩’一下吧?”




阿贝多


“半兽体?很抱歉,我并没有那种形态。”阿贝多微微歪头,神色中略带了些茫然。

虽然不解空为何突然问起这个,但他却没有错过对方眼里的一丝失落。

不过……

有着亮青色双眸的少年撑着下巴思考了几秒,转身开始倒腾自己的那些炼金器材。

如果只是兽耳与兽尾的话,炼金术也不是办不到。

“阿贝多!我给你带了黄油烤……”空的话语卡在喉咙里,高举着烤鱼的右手滑稽地顿住。

“欢迎。如果是吃的先放在那里吧。”

与发色同色的猫耳与猫尾突兀出现在他的头顶与后背,而对方似乎无所知觉般转头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,你不是说……”空愣愣的放下手臂,另一只手试探着触碰了一下对方的耳朵。

“炼金术做的小玩意儿。喜欢吗?”他低头将耳朵往空手里送,随后盯着空打出暴击。

“喵?”




公子


“那,与我切磋切磋吧,伙伴。你赢了我就给你看。”

橘发的青年兴致高昂地向他发出邀请。

“不。”

空严词拒绝,并表示上次那场打的已经够累了,不想再来一次。

“真的不行?”达达利亚又问了两遍,在确定对方真的不想打后遗憾地摊了摊手,“好吧。不过也不是不能给你看看。”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狼,是至东的狼。”

蓬松的大灰尾巴在他面前甩了甩,他伸手抓了一把——没抓到。

“伙伴。”空看着达达利亚凑过来,没有光亮的湖蓝眼眸像是在燃烧一般,“在至东,一个人摸另一个人的兽体,可是意味着……他要对他负责任的。”




钟离


“以普遍理性而论,对我来说,人与兽共存的状态确切说法是‘半人形’。”往生堂的客卿抿了口茶,笑道。

“诶——那是像话本里的一样,人身龙角龙尾吗?”

“事实上,只有龙角,并无龙尾——怎么,你很好奇?”

空静默片刻,还是败在了年长者温和的目光下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是……最近看了不少话本,也听了不少书,确实比较好奇。”

“那么,”对方轻轻搁下茶杯,道,“偶尔给你展示一下,未尝不可。”

空惊奇地抬头望去,却见对方闭上双眼,赤红的眼影愈发显眼;而比那眼影更显眼的,是他额上缓缓刺出的角。

金色的岩元素在他的角上蔓延出古朴复杂的纹样,那角形色皆如古木枝桠,少说也有半臂长,尖端格外锐利,透出冷冽的暗金色。

“如何?”空愣愣地盯着那角,直到钟离含笑叫了他一声,才恍然回神。

“钟离先生——”金发的年轻人拖长声调叫了他一声,撒娇似地拥住了他,“好看过头了……”

空微微侧头,温暖的呼吸尽数打在对方白玉似的脖颈上,引得年长者身体略微僵硬:“先生这副模样,可不许给别人看呀。”





若非特殊情况,他极少在外人前显出半兽态。

无他——原本璀璨耀眼的青金色翅膀被业障污染,在翅尖处有斑驳的黑羽,且无法自主收起,只有等一段时间过了才行。每当他放出这对翅膀时,总会连着做数天噩梦,杏仁豆腐与茶药都无甚用处。

这次也不例外。

他从一片鲜红中惊醒,第一反应是去拿枪,然后就发现自己被锁在谁怀中。

“谁!”魈下意识地挣扎,拳头狠狠挥上了对方腹部——

“嗷!”

“空,空?!”

他后退了些距离,便看到了对方醒目的金发。

“魈……降魔大圣……您打招呼的方式……真特别啊……”对方呲牙咧嘴地吸着气,幽幽地躺在床上注视着他。

“……抱歉。”少年模样的仙人揉了揉脑袋,彻底想起了发生的事。

他原本受命清缴一处遗迹里的魔神残渣,不想情报有误,那敌人过强,他不得已放出了半兽体。后来却在遗迹深处意外遇见了空,两人互助终于将所有魔物剿灭。出遗迹时天色已晚,两人直接在外面支了帐篷休息——实话实说,魈原本没准备留下来,奈何对方琥珀色的眼睛过于明亮,他一时恍神竟答应了下来。

“我去守夜。”他试图起身,却被对方拉住。

“已经快天亮了,再睡一会吧?”空等了一会儿不见回答,干脆直接把人拉下来抱回怀里,还顺手撸了一把翅膀,“放心,梦……终归是梦。”


Q:好奇各位的喜欢/推荐比是多少?(我的是50:1,1500篇喜欢30篇推荐,我对推荐真的很吝啬)

25206:1107

约等于23:1

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喜欢直接双击屏幕就行,蓝手要特别点,所以除非特别戳我就不大会点蓝手……

我们将于燃烧的星星下接吻

连玫瑰也要盛放

深渊与屏障退避三尺

我们的爱情至死不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赠羽

……没必要,真的没必要。

未定gb人这么多咋没有群啊QWQ

自己创了一个,欢迎各位围观——